彩8彩票官网 - 专业购彩平台

时代芳华•巾帼风采” ——彩8集团女工风采展示系列活动获奖作品展示
发布时间:2018-07-27


【家书类】二等奖(杜宏伟、田志涛


未说出的心里话

乐城公司    杜宏伟

还有20天,女儿就和千千万万学子一样融入高考大军,去迎接人生必须经历的挑战,默默的为她祝福。静静的收拾她的书房,无意间翻到女儿十七岁生日时爸爸写给她的一段话,如此眷恋,如此深情,又如此感动。如果说许多过往能凝结成诗,那么在那如诗如画的岁月中也必将沉淀出人生的很多感悟。亲爱的“老伴”,风风雨雨十九个春秋,真的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却总是被忙碌占据,也都堆积在心里,细细想来,这一路有太多经历值得回忆,值得珍惜……

在那个青涩的季节,我们因为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追求走到一起;那时候,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我,每每采访、报道人民警察的事迹时,我骄傲,我将是一名警嫂;当电台、电视台和绚丽的舞台上都有我们的身影,当我们用甜美和浑厚的声音讲述警察故事时,我骄傲,我将是一名警嫂;然而,当我真正担当起这个角色时,才知道它的分量与艰辛。

 从结婚的那天起,我注定要与孤独寂寞为伴、承受着担心和牵挂;十六个春秋,你曾拿着户卡一次次穿梭于大街小巷,也曾和战友们拼搏战斗在最前沿与犯罪分子进行着生死较量。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痴痴的等着,盼着你平安回家?我多想给你打一个电话,但几回回又控制住自己的手指,按捺着心情,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羡慕那灯光下温暖的家……我不敢一个人睡觉,还没接到你报平安的电话,我真的放心不下,只有当电话那头传来你的声音,哪怕是那样疲惫的说句:“我马上到家。”我心中的一块石头才会落下。

爷爷奶奶年龄大了生活需要照顾,婆婆视网膜脱落双目几乎失明,公公又是独子无人帮衬,年幼的女儿更需要爸爸、妈妈,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咱俩身上。我知道你很孝顺,你也想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他们,可忠孝难两全,有很多的工作在等着你。还记得奶奶病危时,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给你,你一直说:“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忙完。最终你也没能和奶奶说上最后一句话。看着你呆呆的站在奶奶遗像前,我知道你很愧疚,说实话,我也很怨你,甚至觉得你冷酷无情。直到几天后看到报纸上的一篇报道,才知道自己错了。原来那天你刚好去看望另一位生病的老人,这是你抓捕的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母亲,在抓捕过程中,嫌疑人强烈反抗,致使你身上多处受伤,然而当你得知嫌疑人的母亲因为儿子入狱,卧病在床,你顾不上伤痛,买了营养品赶到老人身旁,给予她安慰和关心,让老人感到了亲情和温暖。你的敬业、你的实干、你的善良、你的厚道,奶奶全都知道,她会在天上对你微笑,保你平安。

老伴啊,这么多年走过来我也有过怨言。我也曾因为没有一个浪漫的情人节、一个值得回忆的结婚纪念日而失落;因为你没有时间多陪陪父母和孩子而埋怨;更因为几次想和爷爷奶奶一起照一张全家福的愿望也被你的忙碌占据而怨恨;但当我想起奶奶病重时拉着我的手说的话,让我所有的怨气都烟消云散,她说:“你们俩都是好孩子,他忙工作顾不上你、顾不上家,千万别生他气,他心里有你们,人这一辈子走到一起不容易,好好过,这个家就交给你啦。”就是这一句语重心长的嘱托,一份平平淡淡的幸福陪伴我们走到今天。

怀着对公安事业的理解和对这个事业未来的美好憧憬,我在分局和市局座谈会上提出了一个想法,能否有一个平台让我们这些家属发挥作用,为公安事业多尽一份力量的想法,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想法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公安局家属委员会随之成立啦。作为家属委员会的一员,我更要支持你的工作,支持组织,尽其所能承担起这份责任。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老去,我想对你说:不求你荣华富贵,只求你兑现自己的承诺,不愧对这身警服;多点时间陪陪老人,将来才不会有遗憾;少一点严肃,再多一点疼爱给女儿,她会笑得更开心;

如今,我们已年近半百,世事沧桑已携手走过;女儿也将展开新的生活,剩下的你我,要牵手到老,说不松开就一言为定……


       当我们远离家乡在外工作时,还有与我们风里雨里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留在老家,一如既往地牵挂着我们,无怨无悔地照顾着我们的爹娘。

家有长姐

乐成公司   田志涛

姐姐长我两岁,在家排行老大,是听着“你是老大,应该照顾好弟弟妹妹”的教诲长大的。回想以前零零碎碎的小事和串在一起的大事,一路走来,姐姐同我竟如影相随。

记得我七岁那年的某天,姐姐突然问我想不想上学,我满怀向往地点点头,姐姐领我到了村小学,并一再告诫,你一定要说自己是八岁,要不,老师就不让你上了。而后又反复训练了好几次,才把我领到老师面前。就这样,我躲在姐姐的身后,怯怯地说了人生的第一个谎言,也因此而提前一年入学。

我小学毕业那年,姐姐上初一,为了能接受更好的教育,父亲决定让我们转学到县城的二中,因教学进度不统一,姐姐需留级也从初一上起,这样,我和姐姐就成了同学。与妹妹同学,对于一个刚上初中的小姑娘来说,应该多少有点难为情,许是父母忙于生计顾不上考虑姐姐的感受,抑或是姐姐懂事不想给父母再添麻烦,也就默认了。于是,每个周六的中午和周日的下午,年仅13岁的姐姐骑着老式永久牌自行车驮着我和两个大书包还有一大袋干粮,轮番奔波在家和县城之间的土路、碎石子路和柏油公路上。

初中毕业后,我上了县中,姐姐在县中附近的职专学护理。如果不是两年后父亲病逝,姐姐的就业目标应该是乡卫生院的护士。然而,随着父亲的生病住院,姐姐与她的理想渐行渐远。在父亲病重期间,父母经过痛苦抉择,将仅有的一个“农转非”指标留给弟弟。我想,姐姐当时一定是很失望的,但还是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依旧每个休息天把我的脏衣服、床单被罩拿去清洗,依旧无怨无悔地照顾上初中的弟弟。

我高考时,姐姐把我送进考场,因过于紧张抑或其他原因,平时数学成绩还算优秀的我,却在这个优势科目上栽了跟头。事隔多年,姐姐仍记忆忧新:从考场出来时的我“脸色发白”,分数公布那天,她一大早悄悄跑到县城去看,好在我勉强达了本科线,姐姐高兴得一边擦眼泪一边狂骑自行车回家,嘴唇哆嗦着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后来,我上了大学,姐姐也成了家,婆家为她转了户口,只是一直没个正经工作。姐姐便一心相夫教子,养育两个孩子,与婆婆一起伺候瘫痪在床的公公十几年,很是辛苦。再后来,送走了老人,孩子们也大了,姐姐找了个卖服装的营生,开始了她的“上班”生涯。每天忙得乐此不疲,心里仍牵挂着老的小的一大家子人,娘的线衣、侄女子的裤子、外甥女的睡衣,等等,每月千数来块的工资,一大半换成店里的特价商品。知道我穿衣打扮不怎么讲究,就在网上选好时裳衣服网购给我,让我不时在同事面前“惊艳”一把。

这些年,我和弟弟在外忙工作,照顾老人的责任就落在姐姐身上。为了让老人过得舒适方便,日常的吃穿用度自不用说,电饼铛、小煤气炉、电洗脚盆等农村少有的物件姐姐也陆续置办全,但凡母亲有个头疼脑热的,姐姐便接到家里,基本不会让我们知道。你们在外面工作不容易,家里有我呢,不用你们多操心!姐姐说得轻描淡写。今年年初,因单位改制,弟弟面临分流加降薪的境遇,姐姐绞尽脑汁想了若干主意后又一一否决,只叹自己没本事,关键时帮不了弟弟。

前些日子,姐姐微信上一句“总算把那折磨人的东西拉掉了”引起我的关注,几番询问才知姐姐做小手术住进医院。“没事,一点都不疼!住院这几天你姐夫端茶递水侍候着,美气着咧!”随后还发来视频,姐姐幸福的表情有些夸张,小桌上是大碗的稀饭和小菜,病房外窗台上的小雏菊开得正旺。